2020-04-29 15:52:56 2020中国资本出海: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鸿运国际注:我们选取了 10 家长期积极参与全球股权投资活动、具有丰富海内外投资经验的机构作为典型案例进行分析,包括 GGV 纪源资本、赛富基金 SAIF Partners、祥峰投资 Vertex、顺为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斯道资本 (富达亚洲)、戈壁创投、晨兴资本、创世资本、凯泰资本。这些机构的动作往往会被视为“风向标”,我们整理了他们近期海外投资的动向,一探海外投资的变化。文章来源:IT桔子(ID:itjuzi521),作者:武玥。

2020 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股权投资市场也迎来新低谷。不仅国内投资事件同比下降了超过 40%,海外投资事件也同比收缩接近 10%。在海内外投资双双下降的情况下,中国资本出海投资形势也在发生变化。

近期,我们选取了 10 家长期积极参与全球股权投资活动、具有丰富海内外投资经验的机构作为典型案例进行分析,包括 GGV 纪源资本、赛富基金 SAIF Partners、祥峰投资 Vertex、顺为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斯道资本 (富达亚洲)、戈壁创投、晨兴资本、创世资本、凯泰资本。这些机构的动作往往会被视为“风向标”,我们整理了他们近期海外投资的动向,一探海外投资的变化。

中国机构积极的探索海外市场是中国流量红利结束与市场容量逐渐饱和的的综合作用,作为投资机构,需要向外寻求增量市场,因此中国机构出海成为必然的命题。这种出海投资“热”的情况,至少已经持续了超过 2 年的时间。

2020 年起始,在疫情发生之前,中国资本探索海外市场的态度依然积极,前文提到的 10 个典型机构中,有 8 个机构参与投资了海外项目,包括红杉资本中国参与投资了印度新生代银行“EpiFi”,顺为资本参与投资了等印度女性音视频电商平台“Simsim”等。

而进入三月以来,随着疫情发展至“全球大流行”后,这些机构出于主客观原因,出海投资越发“谨慎”,投资出手整体下降。

从数据结果来看,针对非洲和南美地区的投资,在 2020 年 Q1 陷入“冰点”,鲜少发生有公开数据披露的投资事件;一季度中国资本出海投资案例中,接近 80% 的投资发生在北美和亚洲地区。

北美:生物医药和芯片等高精尖投资

从投资事件地区分布来看,北美地区(尤其是美国)一直是中国机构出海投资的乐土。近年来,中国资本十分积极参与投资美国高新技术企业投资,尤其在美国生物医药、芯片等高精尖技术领域,中国资本更是不吝啬。IT 桔子数据显示,仅仅在生物技术和制药领域,2019 年上述十个典型机构就参与 17 起对 美国公司的投资,合计交易金额超过了 49 亿元。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接受 IT 桔子采访时表示:“生物医药以及科技研发领域对中国资本来说是全新的市场,美国在在生物医药、生命科学、量子计算,还有包括高端装备制造,新基建相关产业相比中国是具有优势的。”这些是吸引中国资本的绝对优势。

当前,随着美国与中国之间政治局势变化带来的政策变化,中国机构赴美参与高精尖技术企业融资阻力越来越大,投资事件数量随之出现明显的减少。2020 年起截止 4 月 13 日,典型中国资本仅参与 4 起投资事件,其中仅有 1 起投向了生物技术领域——凯泰资本参与投资一家靶向 RNA 药物开发商“Rgenta Therapeutics”。

亚洲:复制中国模式到印度、东南亚去

亚洲方面,近年来,中国机构出海投资的目的地更加分散,包括南亚、东南亚地区与中东(西亚)地区均有投资事件发生。具体到国家,印度是最受资本关注的国家,2020 年到 4 月,典型的中国资本在印度参与了 10 起投资,其次在印度尼西亚、新加坡以及以色列也分别有 1 起投资事件。

中国资本热衷于奔赴印度、东南亚挖掘投资机会,看中的是当地经济发展与互联网发展的双重红利。人口环境上,无论是东南亚还是印度都具有巨大的人口红利;经济发展方面,两者都处于移动互联网中高速发展的阶段;这种环境与过往的中国有几分相似之处,因此不少投资机构更乐忠于看好在当地复制中国已经被验证跑通的模式。

但因为政治和文化环境带来的差异,无论是东南亚还是印度,中国机构出海的途中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因此不少机构更愿意采用“中国人+本地人”的合作模式,尤其在印度,一些中国机构已经开始摸索在当地开设办公室。

从投资赛道分布来看,印度的金融领域和教育领域是文首十家典型中国资本关注的重点。在过去几年中,印度的经济与营商环境对金融科技革命表现出巨大的接纳度与潜力。政府为数字支付的普及实行了自上而下的助推,也激发了印度金融科技的活力,海外投资接踵而至——2019 年 10 月红杉资本中国参投印度一家数字账本金融服务商“Khatabook”;2019 年 6 月与 9 月,晨兴资本两度投资印度支付信息服务提供商“OKCredit”等。

教育领域中,基于印度巨大的人口红利,基础教育的上升空间,印度的互联网教育仍有很大的渗透空间,很有可能实现长期化、中速化的增长。不少中国资本也看到印度教育领域的发展空间,积极参与投资印度在线教育企业,包括 2020 年 4 月赛富基金参与投资了一家印度交互式在线编程教育服务商“Camp K12”,2020 年 2 月 GGV 纪源资本投资了印度在线辅导平台“Vedantu”等。

在汽车交通、企业服务以及电子商务领域,中国资本则更偏重于东南亚地区,IT 桔子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资本参与了 12 起东南亚地区电子商务和金融领域的投资事件。

进入 2020 年以来,随着疫情的爆发,中国资本对东南亚的投资明显减少。IT 桔子数据显示,2020 年起截止 4 月 13 日,仅有 2 起投资事件发生——祥峰投资参投印尼 B2B 农业平台“TaniHub”,戈壁创投参投是新加坡 AI 企业软件开发商“Eureka”。

其他地区中,近年来值得关注的是中国资本对非洲地区的投资。综合来说中国 VC 投资非洲与投资印度有相似之处,一方面政治关系上讲,中国与非洲国家关系较为紧密,当地对中国人,中国技术的接受程度较高;另一方面,在非洲“移动互联网作为新兴产业,正在那片大陆上崛起”,不少 VC 看中的是非洲未来的机会。不过,当前很多 VC 在非洲的投资尚处于“试水”状态,暂未有明显的收益。这种基调也决定了 2020 年中国 VC 海外投资鲜少选择非洲。

综合来说,第一季度全球性的投资减少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在疫情面前没有人能够幸免。但对于投资机构来说,广泛的参与全球市场是一件长期且持续的事情。

星瀚资本创始合作人杨歌认为:“境外市场不仅要看短期,即两年之内新冠疫情本身的发展以及疫情对经济的影响的走向,还要看中期,判断全球经济恢复以及世界格局重建的过程,以及也要思考中国和西方文明之间长期的差异及摩擦等因素的影响。”因此,“对于投资者,需要把眼光放得更长远和广泛,对于欧美市场,要考虑在稳定的基础上合作;对于东南亚的投资需要在尝试中摸索。对于其他地区的投资,也要保持关注。”

当前,疫情对于海外市场的影响暂时无法评估,短期内我们也无法预测投资是否会出现复苏的情况。但是长期来看,在全球化趋势暂未出现明显的逆转,移动互联网市场仍在全球发展,美国依然掌握高精尖技术、发展中国家互联网化相对落后的情况下,中国机构出海积极寻找机会的现象必将继续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