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4 软银失灵

【鸿运国际(微信:ilieyun)北京】10月4日报道(文/孙媛、王潇宵)

看着孙正义和软银在投资市场上呼风唤雨,签下一张张巨额支票,大众已经见惯不怪了。但随着WeWork、Uber、OYO等明星项目的接连“翻车”,孙正义的投资公式看起来似乎有些“失灵”。

不仅如此,今年软银也开始“节衣缩食”了,天眼查APP显示,截至目前,软银(包括愿景基金在内)在今年完成14笔投资,其中最高的一笔投资额为3亿美元,最低的一笔投资额则仅为880万欧元。

同时,软银还在疯狂变卖优质家产:T-Mobile股份、阿里巴巴股票期权……甚至不惜将十年挚爱ARM拱手让人。

软银到底怎么了?

软银的困境与自救

一直以来,孙正义所追求的:就是无论他选择哪种方法,重点总是要么变大要么倒闭。

自从四年前登陆硅谷以来,这种态度一直是他的愿景基金与众不同的特征。一旦它确定了一家要投资的初创公司,就会推动其创始人积极扩张,并从不断膨胀的估值中获利。至少到19年年初,这种方法似乎都是行之有效的。

在公开露面场合中,孙正义始终坚持自己惯常的做法,做出颇为宏大的预测。他在2017年的一次演讲中宣称:“人类创造的每个行业都将得到重新定义。”虽然硅谷很少有人会认真对待孙正义的未来主义,但是似乎每个人都对获得软银的投资感到欢呼雀跃。

2019财年第二季度,软银集团却迎来了14年来首次亏损,孙正义直言:“就像台风过境,这是我创业以来从没有过的亏损”。他恐怕没想到,2019财年,软银还会经历一次龙卷风过境——全年经营亏损1.35万亿日元。

让软银大亏特亏的,正是愿景基金。WeWork、Uber这两个“无底洞”不必多说,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的财务造假事件让德国商界蒙羞,也让愿景基金雪上加霜。2019财年愿景基金的投资亏损达1.8万亿日元。

2020年,更是给了软银重重一击。近年来,巨资投入的独角兽们纷纷在做大过程中倒下,而二期愿景基金的募集却遥遥无期。

从叫车服务巨头Uber到食品快递公司DoorDash,数十家公司从愿景基金基金近两年近900亿美元的投资热潮中获得了巨大收益。但截至目前,第一只愿景基金旗下的许多公司都陷入了困境,孙正义的大举投资以提振增长的策略也未能造就大赢家,而该基金最大的败笔便是WeWork。

因为愿景基金运作方式较为激进,与众不容,数十亿美元的投资决策甚至可以在几分钟内做出。甚至被外部顾问形容为“混乱”和“个性驱动”。

知情人士表示,受到WeWork亏损的刺激,又担心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中充斥着更多陷入困境的公司,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和阿布扎比的国有基金Mubadala投资公司已告知愿景基金的高管,他们投入新基金的任何资金,都必须来自赢得第一只基金投资所产生的利润。该基金公布的利润约为100亿美元。

为了增加投资人的信心,软银开始敦促其投资组合中的公司削减成本。许多愿景基金投资组合公司最近都进行了裁员,以限制损失,其中包括WeWork、Oyo Hotels & Homes、Uber、食品快递公司Rappi和汽车租赁公司Fair。

一直以来,软银长期以来的战略是向有前途的年轻公司投入巨额资金,以创造大赢家,但这一战略在WeWork遭遇了戏剧性的失败。

更让软银难堪的是,2020年上半年,陆续有被投独角兽倒闭。直接面向消费者的零售商Brandless成为软银愿景基金支持的首家倒闭的初创企业,该公司于2月停止接受订单,并暂停所有业务。

而第二家美国明星创业公司OneWeb于三月宣布申请破产保护。这家创立于2012年的卫星服务运营商,曾是马斯克SpaceX最强劲的对手。融资失败,是压倒OneWeb的最后一根稻草。如此一来,软银高达20亿美元的投资流产。

接连不断的打击下,软银股价在2月下旬开始暴跌,到3月中旬几乎腰斩,42.69%的跌幅一举创下二十年之最。

随着软银财务政策的收缩,以及COVID-19疫情持续对经济产生影响,4月孙正义对外表示,愿景基金所投资过的88家企业中,有至少15家将走向破产。

疫情催生了科技泡沫的破裂,除破产外,软银被投企业遇到了严重的困难,不少企业被迫暂停运营,甚至是进行裁员,或要求员工接受无薪休假。

已经62岁的孙正义正在接受过去所进行的一些投资已经失败的现实。在这些失败的案例中,一些投资的规模高达数十亿美元。

“这些企业破产并不一定是坏事。”孙正义认为,只要日后他们将时间和资金倾斜给那些“稳定”的初创企业,那么初创企业的前景就会“可以接受”。

软银毕竟是软银,叱咤风云的孙正义从不轻易认输。

3月,软银宣布了5000亿日元的回购计划以及4.5万亿日元的筹资计划,该计划涉及出售部分资产,以支撑软银的股价并减少债务。其中最大的动作,就是抛售了阿里巴巴的股票期权,最后成功套现1.6万亿日元。此外,软银出售T-Mobile部分股份获得2.4万亿日元,出售旗下电信子公司21.7%的股份获得3千亿日元。

一通砸锅卖铁之后,软银得到了喘息的空间。加上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被投公司的股价反弹及部分公司的上市,软银在二季度交出了净盈利1.2557万亿日元的翻盘式财报,其股价在8月份突破20年新高。

本月孙正义又以400亿美元售出十年挚爱ARM,努力“回血”。

但这些恐怕还不够。要不然也不会有积极挺进美股二级市场的事儿了,毕竟抛售资产带来的大多是一次性收入,而投资二级市场则是可以让这些资金进行收益的持续性产出。

投资策略突变,软银股市“豪赌”成“纳斯达克巨鲸”

很少有商人声称自己对未来三年有计划,更不用说未来300年了。

但是软银创始人、日本企业家孙正义希望他的公司能维持这么长时间,这一目标意在支撑他的1000亿美元愿景基金的投资。

因此,当软银被形容为“纳斯达克巨鲸”时——其期权交易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推动美国科技股升至创纪录高位,投资人震惊了。这种交易似乎与软银自称的投资战略性质不一致。这一消息理所当然地引发了人们的担忧,即该集团的行为远非像一个有远见的科技投资者,而是像一支对冲基金。

2020年,在二级市场,软银延续了在一级市场的激进风格。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截至6月末,软银集团持有26只美股股票,总市值达40亿美元,其中前五大重仓为亚马逊、Alphabet、Adobe、Netflix和微软,持有的股票价值分别达10.5亿美元、4.75亿美元、2.486亿美元、1.89亿美元和1.8亿美元。

8月,软银又购买了亚马逊公司、微软公司等科技巨头近40亿美元的股票。根据外媒报道,软银集团购入的看涨期权产生了大约500亿美元的敞口,软银因此获得约40亿美元的浮盈。

一面买进科技股,一面买进看涨期权,在股价推高后,同时从股价上涨和期权溢价中获利的套利模式,构成了软银做多科技股,在二级市场豪赌的核心机制。

但市场非但不为40亿美金的高收益所动,反而只关注到背后的高风险。随后软银股价大跌逾7%。为此,软银不得不又向媒体透露,正在“重新考虑”其期权策略方法。

无论软银股票衍生品交易的具体细节如何,关键问题在于,更广泛的市场是否在意。

答案是肯定的。

软银在业内引起了普遍的好奇和嘲笑,除此之外,投资者和监管机构还应该警惕,如果一家决心坚定的大型投资者能够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全球最大、最具流动性、最受关注的股市,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甚至在软银被认定“巨鲸”之前,就有人担心美国市场正在违背基本面,美国科技股的单边反弹是不可持续的。大多数大型科技股都在纳斯达克上市,那里的交易量是疫情爆发前的两倍。

随着短线交易员转向Robinhood等在线交易平台,散户交易热潮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股票和衍生品交易活动。

期权市场活动的激增让一些投资者感到紧张。金融机构、顾问和监管机构应警惕不成熟的投资者将资金、甚至是借来的钱投资于衍生品等高风险交易所带来的危险。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输得精光,导致真正的经济阵痛。

以软银为例,尽管该集团已宣布将成立一个用于公共投资的资产管理部门,但它在衍生品上的巨额押注,并未打消人们对该集团已失去战略重心的担忧。值得记住的是,在日本企业的历史上,企业和散户投资者在衍生品上押下重注,结果却损失惨重的例子比比皆是。

以往的市场下跌通常都有一个转折点,无论与随后的调整相比有多小。最近科技股估值的下跌,或许足以暂时为市场降温,但人们肯定担心,软银可能会成为雪崩开始的雪花。

软银会私有化吗?

自上一财年亏损以来,软银估值低迷就一直困扰着孙正义。对于是否推进管理层收购(MBO)并私有化,软银投资人、软银内部等方面看法不一。

近日,据外媒报道,软银集团软银高管已经重启了将集团进行私有化收购的讨论。原因是管理层认为软银集团1150亿美元的市值严重低于软银集团持有的其他科技公司的股权资产价值,甚至在开展多项资产出售计划后,仍未改善折价的情况。在8月4日,软银的股价上涨至20年来最高,即7077日元,较其资产价值仍有45%的折价。

大笔押注美股科技股,以及抛售ARM等一系列大规模资产处置措施,增加了私有化的吸引力。毕竟,非上市公司投资二级市场,比“纳斯达克鲸”受到的监管压力要小得多。

市值折价、公司策略、市场监管等原因似乎都更加坚定了孙正义将软银私有化的决心。但目前,还不知道这么大规模的私有化交易,将如何或者由谁来提供资金。此外,软银作为日经225平均指数中第二大成分股,若公司退市,将给日本股市造成巨大打击。软银的私有化必然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未来软银是否会推进私有化仍有待观望。